比一季度業績負增長更可怕的是:企業間的互相舉報
2020-02-10 09:47 疫情 新冠病毒 企業倒閉

比一季度業績負增長更可怕的是:企業間的互相舉報

      來源:倪叔的思考暗時間(ID:nishu-think)文:倪叔   

      今早,倪叔的朋友圈被一篇名為《第一批扛不住的企業已經開始倒閉》的文章刷屏。

文章的作者在開篇寫道:關于今年的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會不會超過非典,專家們還在爭議??墒窃谖⒂^層面,第一批扛不住現金流壓力的企業已經開始倒閉……

隨后作者先后列舉了:知名IT培訓機構“兄弟連教育”與北京知名KTV”K歌之王“宣布受疫情影響,做出了停止營業,遣散所有員工的決定。

雖然兩者并非是具有廣泛知名度的明星項目,但從資料顯示的角度來看,兄弟連教育已經成立13年之久,還拿到過華圖的1.25億戰略投資;而k歌之王更是北京之名的高檔KTV品牌,曾經做到過行業第一,還有王思聰一夜在此消費250萬元的輝煌案例,而如今這兩者尚且如此,其他小微企業的抗風險能力恐怕只會更差……

其實,關于疫情會給企業帶來強烈沖擊的擔心早已有之,此前梅花創投的吳世春就已經公開講過:2020年對于中小企業來說將是“地獄模式”;而此后餐飲業頭部品牌西貝又“坦言”自身的現金流撐不過三個月;種種跡象,各方新聞都在向大家預示著一個更糟糕的未來,而疫情持續蔓延帶來的社區封鎖,企業停擺,都在快速摧毀著企業主的信心;而今早的這篇“第一批企業已經倒下”則像一聲喪鐘,讓早已松動的內心防線開始崩潰,在朋友圈聚集揮發成為一個絢麗無比的10w+。

至此,疫情的影響進入了新的階段——新冠病毒在實實在在的奪去了812名中國人的生命之后,開始依靠它所帶來的恐懼,猜忌,互相欺騙等人性之惡開始進一步對整個社會的原有秩序進行摧毀,而疫情對整個中國經濟的影響或許比我們現在想到的,看到的來的更加嚴重……

雖然不知道具體會到什么程度,但下墜,本來就是我們預期之中的,沒有什么好驚訝的。但今天微博上的一則上海四家會計師事務所互相舉報的新聞讓倪叔在溫暖的三亞,亦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泠:

我原以為的下墜,是遭逢不幸,尚有守望相助,眾志成城的可能;

沒想到真實的下墜,是趁你病要你命,我死了你也好不了的互相陷害!

人心若此,豈不悲乎?。?!

難怪有人說:當一場瘟疫降臨的時候,最不可怕的就是疫病本身。

1

有人說:寫舉報是時代變壞的開始

但若是認真回顧這幾年的商業新聞,我們就會發現,我們的時代不是在開始變化,而是已經變的很壞了。

郭德綱說的明白:只有同行之間,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因而我們不能因為多聽了幾句眾志成城的口號,就忘記了現實:在我國,企業之間的相互舉報是有早先例的。

2019年6月10日,格力電器舉報奧克斯生產銷售不合格空調,向國家發改委舉報,在空調行業丟下一枚深水炸彈。隨后奧克斯發表申明:“對于格力的不實舉報,奧克斯已向公安機關報案,并向司機機關提出訴訟”。

這邊格力與奧克斯塵埃未定,同樣在2019年6月,伊利官方公眾號舉報蒙牛的文章,又開始在朋友圈刷屏。

2019年的經濟大環境是個什么光景,大家都是親歷者,無需贅言。但越是大環境不好,企業之間互相舉報案件就越頻繁發生卻已經成為了客觀規律。

這樣的可觀規律形成的原因也很簡單:大環境的凋落,意味著增長紅利的褪去,大家要保增長就只能陷入更殘酷更白熱化的存量競爭。

畢竟,市場上的訂單就這么多,有我一口吃的就沒有你的,而一旦陷入每一口吃的都必須從同行手里搶來的境地,沖突也就自然而然的不斷升級了,最極端的表現方式就是如格力奧克斯這般的互相舉報。

雖然,從目前來看很難說格力與奧克斯,伊利與蒙牛的互相舉報導致了多么嚴重的后果,行業內的討論也大多都停留在對公權力的濫用,對市場規則的破壞,會長遠的傷害整個行業的范圍之內。

但我認為企業的相互舉報,不是一個惡性競爭事件的結尾,而是一個惡性競爭事件的開端!在經歷過這樣的互相結仇之后,雙方企業的不斷對抗,不惜損害自身來打擊對方的行為才會愈演愈烈,最終將整個行業拖入泥潭。

總體而言,企業之間的互相舉報,一方面是對行業規則的破壞,導致競爭關系不斷惡化;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整個商業體系對話&協調體制的失效,讓原本同業之間既在存在“競“又存在”合“的健康關系變成了純粹的不死不休的過度競爭。

過去由于行業內過度競爭導致整個行業陷入泥潭的案例,在過去兩年并不鮮見,而給倪叔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快遞行業發生的事情。

2019年,隨著經濟大勢的不斷下行,人們突然意外的感受到的一個變化是:除開順豐和京東之外,大部分快遞都不再送上門了。

大家經常會突然收到一個咄咄逼人的快遞電話,要求你馬上飛回家去簽收快遞,他不會理會你“明天再送”或者“放到柜子”(快遞柜經常滿了)的請求,只會冷冰冰給你兩個選擇,要么就直接放在你家門口,丟失與否與他無關;要么就放回快遞站點,但必須你自己來取……

這個樣子的服務體驗,相比于幾年前電商蓬勃發展時期可以說是有天淵之別,自然是惡評如潮,但又無力改變。

在這個快遞體驗降低問題的背后,是日漸低迷的大環境與快遞行業長期的價格戰兩相結合導致的惡果——快遞行業本身就是一個以量取勝,毛利率很低的幸苦行業,而隨著前幾年三通一達等快遞企業的上市,原本的市場價格邏輯被替換為資本邏輯,大環境走低的情況下,幾家上市公司為了爭奪市場份額紛紛開始猛打價格戰,導致將整個原本就低毛利的行業拖下泥潭,甚至連順豐這種原本憑借差異化優勢還能活的不錯的企業都被迫迎戰,同城配送甚至降到了一單5塊錢……

隨著前端訂單利潤的消失,后端的人員組織管理立馬就開始混亂,一方面是利潤無力支撐更多的快遞員,快遞站點的成本;另一方面是更少的人員與站點要應對原本數倍的人均業務量,服務質量的跳水也就是無可避免的結局了,最終就形成了:企業,用戶,資本三輸的產業終局。

在2019年的經濟下行期間,企業之間的互害已經造成了不少實質性的損失;而現在疫情漫天,究竟會對中國經濟產生什么樣的影響,現在各路專家尚在討論之中,雖然結果尚未得知,但在這個時間當口,又突然出現企業互相舉報的行為則不免讓人感到擔憂。

幾年前,社會上曾經火過一個詞叫做:底層互害,或許用在今天互相舉報的這四家會計師事務所身上并不合適,但誰又能保證:

2020年,在面對大環境的再一次下行,在面對生死問題的時候,中國的企業們還能守住行業競合的底線,而不是瘋狂的互相傾軋。

2

然后,2020年屬于中小企業的“地獄模式”才剛剛開始

元宵節后第一天,由新冠病毒帶來的第一個14天封閉期結束,“復工問題“就成了懸在企業主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如今疫情雖然得到了控制,但離徹底勝利,接觸封鎖尚還有不段距離,目前不少行政單位,如學校都已經推遲到了3月以后再推行復工,最樂觀的估計也是要到3月中下旬才能順利開展教學,而需要上下游結合的復雜產業則需要更長的時間。

不復工則要面對2-3個月的0收入及人員,物資,房租等各項成本,以近日清華大學朱武祥教授發布的調研報告來看,85.01%的中小企業現金流不足以支撐三個月;而一旦選擇復工,企業主則有可能要承擔一系列的法律風險。

近日,不少企業主在向所在社區提出復工申請的時候,都會在提交企業之余,被要求填寫一張“企業確保不出現疫情承諾書”。

對此不少企業界的朋友有所微詞,認為:讓一個既不能生產疫苗,又沒有權利限制員工人生自由的企業來確保不出現疫情,是不合理的。

但現實中,有關部門的管理邏輯就是:你要么承受經濟損失,不要復工;要么就是你就用盡所有的辦法保證不會出事,而如果出事了你就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昨天,倪叔采訪了一個剛簽訂了承諾書的企業家朋友,問他的感受,他說:是到了簽訂的那一刻,他才深刻的理解那一句話:企業是抵抗風險能力最弱的組織。

而這個承諾或許只是一個開始,在面對疫情的整個大盤之中,企業作為一個社會組織,無比避免的要承擔起相應的管理,一如西貝創始人賈國龍所說:面對員工,我們不光要管吃管住還要管安全,還要管心情舒暢,不能亂跑,不能被別人感染,也不能感染別人。

企業最初作為一個以盈利求存為目的組織,卻在特殊時期不得不肩負起社會所要求多重義務,某種角度來說,這是一些諸多小微企業的不可承受之重。

而在這樣的狀態之下,第一批企業已經因為現金流開始倒閉了,就更無論于在這個時候再遭受同行舉報的重壓。

如果說,過去在經濟下行期的商業舉報只會加劇競爭,造成行業的損失的話,那么在疫情漫然的特殊時期,混合著政治&社會&商業的同行舉報則有致命的危險。

但幸運的是,這一次大四會計師事務所的相互舉報,雖然也是生發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之下,但目的并不是追求將對手消滅,而只是希望對手不要搶先開工而已。

而對于風雨飄搖,前途未卜的2020年的中小企業來說,企業間互相舉報必是彼此不可承受之重。

而究竟能不能有序發展,有賴于我們能不能在這場疫情中展開思考,我們需要思考:在忽然慢下來之后,未來的競爭該如何展開?同業之間該如何相處?關注企業的未來時,行業的未來又當如何?

在一個超長的紅利期內,中國的企業習慣了充分競爭,對于行業的未來思考甚少。這種“甚少”結出了一顆惡的果實,相互舉報便是其中一個側面。類似的側面還有很多,比如過度營銷、透支用戶、燒錢搶市場等等。過去幾年,往往是一個賽道剛出現,便迅速被做死。

這一切,都該停下來。在關注企業自身時,我們該去好好思考行業的未來了。否則,當下一次生死逆境來臨吧,一切都不會改變。

倪叔的思考暗時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