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俞疫情日記丨用記錄留下回憶(2月7日)
2020-02-08 12:28 疫情 俞敏洪

老俞疫情日記丨用記錄留下回憶(2月7日)

今天晚上新浪新聞新冠肺疫情實時動態追蹤的數據是:確診31258人,疑似26359人,死亡637人,治愈1722人。確診和疑似人數還在同步增加,表明潛伏期的人群還沒有全部暴露,病毒的感染性很強,感染源還沒有被真正切斷。我所在的小區也已經被確診了一例,已經送去醫院隔離治療,弄得整個小區風聲鶴唳。

也許從昨天晚上到今天,各種群里討論最多的就是李文亮醫生的去世。昨天午夜的時候,群里各種消息反反復復,有說已經去世的,有說還在搶救的,全國人民的心一同被揪來揪去。我等待確切消息一直到差不多一點,后來實在太疲勞了,就迷迷糊糊睡著了。早上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手機,查找李文亮醫生的信息。武漢中心醫院宣布,李文亮醫生于凌晨2點58分去世。我的心一下子墜到谷底,失魂落魄,內心瞬間充滿了悲憤和痛苦,一個人關在書房里,痛哭了半個小時。

隨后我在微博微信發了紀念文字:“在這里,我對武漢市中心醫院李文亮醫生的去世,表達我沉痛的悼念。他是八個最早發聲而被訓誡的醫生之一。希望他的先期吶喊和寶貴的生命,不會白白付出。這里借用魯迅先生的詩來寄托我對李文亮醫生的哀悼:‘豈有豪情似舊時,花開花落兩由之。何期淚灑江南雨,又為斯民哭健兒。’李文亮先生安息!”

發完后微博和微信都發不出去,我以為文字有什么問題,還微信問馬化騰怎么回事,后來才發現是一張圖片有問題,拿掉圖片就好了。

11

為什么李文亮醫生的去世會牽動這么多人的心?這場瘟疫已經奪去了六百多人的生命,李醫生只是其中之一。從一個普通的醫生,現在他一躍成為中國人民心目中的英雄,成了天空中那顆最亮的星。我想就是因為一件事情,他是最早告訴大家這次病毒傳染的人之一。那個時候,新冠肺還沒有名稱,所以他用了SARS來代替,讓朋友們可以一目了然知道這個病毒的嚴重性。他并沒有大規模傳播,只是在朋友群里傳了一下而已。后續的發展大家都知道了,他被傳喚了,被訓..誡了,承認了錯誤,在訓..誡..書上簽字畫押,然后回到醫院繼續做自己的眼科醫生。最后由于和傳染病人接觸,自己也被傳染上,最終不治去世。

也許,大家的悲憤不僅僅是因為李醫生去世了,而是悲憤于一場本來可以防范的瘟疫,在小范圍內可以被消滅的瘟疫,最后演變成了一場國家級別的災難。

這里面有太多的假如:假如當初不是去訓..誡這些首先發聲的醫生,而是立刻著手進行調查和防范;假如那些忙于發論文的專家們在已經認清病毒危害的時候能夠迅速行動,告誡政府和人民;假如武漢政府的領導能夠更加有作為,而不是各種隱瞞和無能;假如媒體能夠更加自由獨立調查獨立發聲而不是含糊其辭;假如其他關鍵人物能夠像鐘南山那樣敢于指出問題的嚴重性;假如武漢能夠更早一些封城;假如紅十字會不是如此尸位素餐能夠把全國源源不斷捐贈過去的物資迅速高效送到一線醫院;再加上大家已經呆在家里十幾天不能出門的郁悶。

所有這一切,讓中國人民一次次的失望、心痛、心寒,內心不斷淤積起來某種壓不住的怒氣。而今天作為這次疫情吹哨人李醫生的去世,讓大家終于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悲憤,奔涌而出,形成了一次自發的全國網民對于李文亮醫生的集體悼念。

某種意義上,李文亮并不是英雄。從訓..誡..書可以看出來,他面對警察的時候,也很害怕,承認自己是造謠,還寫下了“明白“兩個字。如果這次疫情沒有爆發,那他“造謠“兩個字,也就坐實了,這極有可能還會影響到他未來的工作和升遷。但這件事情,讓大家都看到了我們對于言論的寬容度不夠。李文亮只不過是私下給朋友發了信息,讓朋友們小心和注意而已。

一個社會,一定需要有一定程度的言論寬容才行。因為言論一定程度的寬容能夠讓真實信息流傳得更快,會讓大家的猜疑減少,反而能夠促使社會的透明、穩定和發展。當然,我們絕對要抵制和處理那些真正造謠和說謊的人。那怎樣分辨誰是真正造謠和說謊的人呢?光依靠官方一個渠道來分辨是明顯不夠的。這就像通過計劃經濟把全國的經濟規劃好一樣,落實到具體的時候是很難操作的。

要提高對于謠言和謊言的分辨率,最重要的是三條渠道:一是提升政府做事情的公信力和政府媒體的公信力,讓全國人民相信政府說的話和公共媒體說的話是可靠的,可信的;二是保持信息暢通,提高老百姓自己的分辨力,讓老百姓對自己的言行負起責任來;三是用公開公正的法律手段來處罰造謠和說假話的人,保持程序公正,而不是某個行政部門在不了解情況的前提下,自己來做裁判。

這一次有人在罵那兩個讓李文亮簽字的警察。但我相信警察只是在執行上面的命令而已。他們自己也并沒有弄清楚李文亮是不是真的在造謠。所有這些加起來,釀成了一場悲劇?;仡^看,我們寧可李文亮平平常常、默默無聞活著,也不愿意因為這樣的事情他變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我相信,李文亮自己也一定愿意普通而快樂地活著,而不是作為英雄去犧牲。他有自己的家,那是一個平凡的家,有父母,有妻子,有孩子。今天網上傳出來的他母親的講話,讓人撕心裂肺。

大家對于中央這次調動全國力量,抗擊疫情的力度,從內心是歡呼的。沒有中央這么舉全國之力的布局,這次疫情可能早就變成了全國性失控,甚至全球性失控。但大家一直覺得武漢地方政府應該做得更好,做得更加讓人心服口服。要知道,贏得人心才是戰勝疫情的最大關鍵。

比如在李文亮醫生去世后,武漢政府應該更加積極面對,沉痛發出官方訃告,甚至應該就訓..誡李文亮的事件,給他家屬和全國人民道個歉。這種道歉會贏得民心,讓大家釋然某種積怨。

就像胡錫進說的那樣:“武漢市的確欠對李文亮的一個道歉。武漢和湖北的主官們也欠對湖北和全國人民的一個鄭重道歉。武漢市的主要官員為什么不在李文亮病重期間去慰問他,為什么不早一些推翻之前對他的態度?我們的一方政府和官員們做錯了事情,向受了冤屈的人道個歉鞠個躬,難道就這么難嗎?” 他的言辭有些激烈,但表達的意思是對的。

22

大難當前,中國人民盡管心里并不舒坦,但依然萬眾一心抗擊疫情。很多人在寫完悼念李文亮醫生的文字后,又義無反顧投身到了工作之中。全國各地一支支醫療隊繼續奔赴武漢前線。光北大醫療系統,今天就有334名醫護人員奔赴湖北和武漢:“一聲集結令,北京大學三家綜合附屬醫院再次聞令而動,334名白衣戰士,900多件行李物資,滿載著北大醫學上萬人的祝福,逆行而上,迎難向前,他們,用堅定、大愛和擔當,扛起北大醫學人的初心和使命。”我有幾個朋友也在其中,作為北大人,我為他們感到驕傲。

33

今天一天,我一直有點心緒不寧。盡管也處理了一些新東方工作,但眼眶中總覺得有淚水在打轉,覺得讀任何一本書都不合時宜。后來我把《魯迅全集》拿了出來,覺得這個時候翻閱他的書最合適。我家里有兩套《魯迅全集》,一套是我八十年代在北大當老師的時候買的,一套是2006年新東方快要上市的時候買的。兩套書都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

好久沒有動這兩套書了,書上已經積滿了灰塵。我認真地把書上的塵土撣去,和魯迅說了聲對不起,開始翻閱他的書籍。無意中翻到了他的那篇《無聲的中國》,這是他1927年在香港青年會上的演講,他說:“青年們可以說些較真的話,發些較真的聲音。只有真的聲音,才能感動中國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須有了真的聲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 這些話到今天也應該不過時。魯迅先生要我們“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但我們很多人已經“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了。

今天最溫暖的事情是女兒給我發來微信,問我是不是一切都好?她說,你可不能出問題,你是家里的頂梁柱,我們都要靠你,你不要亂跑,要好好保護自己。孩子的短信,讓我再次淚眼模糊。

有一個朋友讀完了我昨天的日記后,給我留言說:“俞老師,我看到你昨天晚上喝酒了,但我不會喝酒,在今天特殊的時刻,我以淚為酒,和你干杯!” 我給他回復:“以淚為酒,一起干杯!”

對不起,今天的日記,盡是眼淚了。讓我們擦干眼淚,繼續前行。風雨之后,必有彩虹!

老俞閑話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