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盤非典時期的消費形勢,哪些板塊受影響最大?
2020-02-07 17:56 非典 行業 疫情

復盤非典時期的消費形勢,哪些板塊受影響最大?

以史為鑒,雖有相似,卻也不同。

文 | 付一夫   來源|一夫當關(ID:ifseetw)

防控疫情,隔離為先 。此時,居民消費便會受到影響。

道理其實很簡單,無論是經濟發展還是商業運行,本質上都是由無數筆交易構成的,而交易頻次正是左右消費的關鍵變量。

疫情來襲,很多省市的企業返工時間都被延至2月10日,大部分高校及中小學不得早于2月17日開學。在此期間,盡管網購依然堅挺,但仍有許多交易因廣大居民的閉門不出而無法實現,進而限制了各種消費活動。比如,由于不能聚會,飯館生意銳減;因為無法外出旅游,酒店入住率驟降,等等。

當前,消費已是支撐國民經濟增長的首要動力,促消費、擴內需亦是未來經濟發展的重要方向。在此背景下,新冠病毒疫情這一“黑天鵝”事件給消費帶來的沖擊,勢必要引起各方的警惕和重視。而我們首當其沖的任務,便是搞清楚疫情對消費的影響究竟幾何。

正所謂“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我們不妨對2003年非典前后的消費形勢做一番深度復盤,或許可以從中得到啟發。

一、非典對宏觀經濟與消費的影響

按照時間軸來看,非典疫情始發于2002年12月,在2003年第一季度的冬春之交逐漸蔓延開來,二季度的4月和5月達到高峰期,并于6月份逐步得到控制,三季度后疫情基本結束?;诖?,我們將重點考察這一期間前后的經濟運行狀況與消費態勢。

(1)非典VS經濟增長

從數據上看,在非典爆發高峰期的第二季度,實際GDP增速出現了明顯下滑,由第一季度的11.1%降至9.1%,疫情過后的第三季度即反彈至10%,且并未影響全年整體的上行趨勢(見圖1)。

分產業看可知,2003年第二季度的三次產業實際增速同樣紛紛下滑,值得注意的是,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的實際增速均為二季度才出現回落態勢,此前皆表現為增長,而第三產業在一季度就已明顯下滑(見圖2),說明出服務業對于疫情的反應更為敏感。

(2)非典VS消費

再來看消費。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當月同比增速看,其數值在非典爆發期出現了斷崖式下滑,3月、4月和5月分別為9.3%、7.7%和4.3%,不過在6月之后開始逐漸回升,并重回平穩運行態勢。至于剔除價格因素后的實際當月同比數據,同樣表現出相似的走勢(參見圖3)。值得一提的是,對比服務業中的批發零售業以及住宿餐飲業的當月同比增速可知,后者受到的沖擊要遠遠大于前者(參見圖4)。

(3)非典VS消費者信心指數

除此之外,消費者信心指數的變化趨勢也能說明問題。Wind數據顯示,我國消費者信心指數自2003年4月開始出現大幅滑坡,從113.9急跌至103.5,表明國人在疫情期間的消費意愿明顯減弱,不過到了6月以后,走勢開始逐步改善并趨于向好(見圖5)。

總結起來,非典疫情著實給經濟增長和居民消費帶來了沖擊,消費者信心也因此而減弱,不過這些影響更多地表現在短期。從長期看,隨著疫情影響的逐步可控與徹底過去,經濟運行與消費活動都會回到正常軌道上來。

二、非典對細分消費行業的影響

基于非典疫情會在短期內沖擊消費的既定事實,我們還可做進一步分析。

考慮到消費這個大板塊中包含的子行業種類繁多,并且每一個子行業都具有獨一無二的特性,彼此之間差異較大,對于外部沖擊的反應程度也不盡相同,故而有必要搞清楚在非典期間,各個細分行業零售額當月同比增速的變化情況。

搜集整理wind中2003年各月的相關統計數據,我們可以發現不同行業在疫情爆發的4月和5月增長速度存在較大差異,有平穩增長的,有增速下滑的,也有逆勢上揚的(見表1),具體如下:

(1)平穩增長型:主要集中在必需品上,如關乎到人們日常吃喝的肉禽蛋類、飲料類、煙酒類商品,其中肉禽蛋類的增速雖然在4月和5月出現接連回落,但對比后續幾個月的數據,仍然處在不錯的增長范圍內,因而我們將其定性為“平穩增長”而非“增速下滑”。此外,化妝品類和通訊器材類商品也表現出較好的增勢,而這些商品受疫情的影響程度似乎并不算太大。

(2)增速下滑型:包括服裝鞋帽類、金銀珠寶類、體育娛樂類、書報雜志類、文化辦公類、家具類和汽車類商品,其中服裝鞋帽、金銀珠寶和家具類商品均出現過當月同比負增長,而這些商品門類的交易大多是需要人們在線下門店完成的,受疫情沖擊較大也就不難理解。

(3)逆勢上揚型:有意思的是,一些門類的商品還表現出較強的“防御疫情”屬性,其增速更是逆市上揚,具體包括日用品類、家用電器和音響器材類、中西藥品類商品等,原因可能在于疫情期間,廣大居民提前囤貨大批日用品和藥品,并大量購買帶有消毒通風功效的家電產品,等等。

另外,根據國泰君安證券的研究報告,對比“休閑服務”與“商貿零售”行業的營收增速可知,在2003年的前三個季度,休閑服務的營收增速分別為17.09%、-46.18%和-20.42%,其中,二三季度均為負增長,且第二季度呈現出極為明顯的斷崖式下跌;而商貿零售非但沒有出現負增長,甚至還在非典疫情高峰的第二季度出現了增速上揚(見圖6)。

這便充分證明,旅游、餐飲、酒店等具備一定出行和聚眾屬性的服務型消費受到的疫情沖擊,其影響程度要遠遠大于實物型消費。

總結起來,非典疫情期間,消費結構的分化較大,平穩增長、增速下滑與逆勢上揚同時并存;從短期沖擊看,服務型消費受到的影響要顯著大于實物型消費。

三、以史為鑒:雖有相似,卻也不同

17年過去,彈指一揮間。

歷史總是在不斷重復上演,無論是發現病例的時間,還是新冠病毒(2019-nCoV)的起源與特性,此次肺炎疫情與非典都有著太多相似。正因為如此,當年疫情對消費產生的種種影響,或許也會再次出現于當前及短期的未來之中。

然而我們必須清楚的是,眼下與當年雖有相似,卻也不同,只因經濟社會在發展進步,國人生活水平也在不斷提升,此時的中國與2003年的中國相比已是不可同日而語,這從幾個關乎居民消費的經濟指標上即可窺探一斑:

我們還應認識到,今天的中國是全球互聯網使用習慣最為成熟的市場,完善的電商生態以及正在進行的新零售變革,已為消費者提供了更全面的商品供給、更多元的渠道選擇與更炫酷的購物體驗。在此環境下,國人的購物習慣徹底被改變,即便是受疫情影響而無法出門,人們依然可以在線上完成消費活動,而生鮮果蔬與日常生活用品等商品,可以由盒馬鮮生、蘇鮮生這樣的新零售業態及時送達,這些都是極大的利好。相比之下,2003年的電商發展才剛剛起步而已。

不僅如此,近兩年的中國經濟正日益展現出強大的韌性,即便是國際市場環境再怎么變幻莫測,我們都取得了不錯的發展成績。而醫療實力與科技手段的巨大進步,更是我們擊退疫情、穩住經濟和消費的最大資本和底氣,這些都是2003年所無法比擬的。

立春已至,萬物復蘇的春天正款款而來,無限的生機和希望,都在此間孕育和承載著。

只要滿懷信心,勝利一定就在不遠處等候。

謝謝讀完。

付一夫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